塑料球在国际乒联2014女子世界杯上正式亮相国际赛场,新球究竟带来了哪些变化?首次在国际大赛中使用新球就夺冠的丁宁认为,衔接球的速度更快了;即将出征男乒世界杯的马龙则表示,对新球的变化感觉并不明显;体科所的专家则指出,新球将让比赛回合变多,上旋球争夺变得更激烈。而对于观众,或许直径更大的乒乓球,仍然不能让你看清它的运行轨迹。

我从仁川亚运会回到北京后才第一次接触新球,只在训练中适应了4、5天时间就去了奥地利。这次世界杯是第一次在大赛中用新球,我自己还算比较适应,最后拿到了冠军。现在对于新球的感受只是训练和比赛这一小段时间得出的,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比赛来真正适应和检验新球带来的变化。

刚打这个球的时候,最明显的两个感觉就是旋转的变慢和速度的变化。这个速度不是说球的绝对速度,而是衔接球的速度比以前打赛璐珞的时候快了。因为球现在打到板子上没有什么停留时间,不像以前停留时间比较长。停留时间长就会有更多摩擦,而现在打到板上球就走了,这个不好控制。

我觉得衔接球速变快是旋转下降造成的。我和队友也一起讨论过,都觉得用新球时拉球不是很转,拉下旋球时感觉球比较重,不好拉,上旋球的话又觉得球很硬。因为出旋转的话,需要一个合理的发力和借力,你打得越合理,球就越转。但现在就是发力借力受到一些影响,合力不容易出来。

到了奥地利林茨真正打比赛的时候,和之前几天训练时候的感觉又不太一样了。因为这次世界杯比赛的场馆比较小,一般大赛场地都是比较大的,对于球没有什么太多的感受,但这次场馆小了,就会觉得球速明显变得比较快,当然这不是说换了新球就变得快,而是在较小的场馆里,即便是用之前的赛璐珞,球速也会比以前加快的。

在比赛的时候我也会觉得球速快,快倒不是说我主动发力拉的那一下有多快,而是和训练的感受一样,在衔接球的时候,原来感觉质量不是很高的中速球,会觉得衔接的速度比原来快,这样一来,对于运动员本身来说就需要速度和力量要稍微加大一些,才能打出和以前一样或者质量比较好的回球。

新球的旋转会下降,很多人会认为对于更多依靠旋转的队员影响会更大,其实,旋转不是单一的技术,谁都不是单一打旋转的。比如我,是旋转节奏为主,晓霞(李晓霞)是力量旋转为主,小枣(刘诗雯)是速度力量为主,大家都是有一个先前的主体打法,所以旋转的下降对于大家的影响也都是一样的。

不过对于旋转,大家相同的感受就是拉的都没有以前转,力量上也会觉得有些变化。力量大的人觉得打新球力量变小了,力量小的人就会觉得更小了,我自身力量不是很大的那种,所以在力量上面,对于借力发力的要求会更高。

我感觉,对于欧洲的运动员来说,新球的影响对他们不大,他们也不觉得新球带来什么变化,因为他们本身都是打两面套胶的,对于旋转的要求并不高,新球的旋转下降了一些,他们反而会觉得这个更好打,因为套胶的力量会大一些,所以欧洲球员会比亚洲球员更快适应新球,不觉得有什么变化。

不过我觉得现在说什么还为时尚早,因为我就练了几天打了一个比赛。我希望通过后面更多的训练和比赛,来找更多的规律和感受,让自己更快适应它。

去年12月,国乒男二队率先开始对塑料球进行适应训练,对于塑料球带来的变化,男二队主教练刘国正最有发言权。

刘国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球给队员们带来的直观变化还是非常明显的,特别是旋转、力量、速度上面都有一些减弱。“尤其是旋转方面,要比以前减弱更大更明显一些。”刘国正认为,新球的变化将让乒乓球比赛的对抗性和观赏性得到增加,但从整个乒乓球技巧上来说,它是有减弱的。“因为球越小,它旋转、力量、速度,都会越强越大越快,改变以后慢慢都会减弱,减弱以后,双方的对抗性上会增强。”

在具体谈到新球对不同打法球员的影响时,刘国正认为,因为塑料球的旋转下降,所以对于以旋转为主的削球手来说可能会有一些影响。“不过从目前看,有利有弊。稳削比以前难度低一些,看似在发力、在冲,但在中远台以后,球速会慢慢地减弱,削球在自己特别加转的时候,旋转上面可能会稍微弱一些。这都是有利有弊的,对双方都比较公平。”刘国正说。

尽管新球带来的变化和影响不小,但是刘国正说,由于目前还没有跟国外选手比赛,所以新球从目前来看对男二队的整体影响不是太大。“因为在队内练,大家都熟了,可能找问题没有那么容易。出去以后,就会发现跟他们以前那种记忆发生很大的变化。因为运动员年年都练,这种记忆很深刻,肌肉记忆、动作记忆啊,都非常深刻。”

即将征战2014男乒世界杯的男一队队员对新球感觉如何呢?世界杯单打赛前,马龙和陪练每天都在训练馆练到最晚才离开。相比欧洲名将,因为此前备战亚运会,所以马龙并没有太多的时间适应新球。而此前有媒体曾担心,使用塑料球后,对于以速度见长的马龙影响最大,但马龙却不这样认为。“塑料球刚开始打,要靠比赛才能真正感受出来。我觉得从适应方面比每个人都要快,而且也并没有觉得球速有变慢。我就是以球速取胜的队员,但训练后觉得影响也并不大。可能比赛中轻打平均速度慢,但越发力的话速度更快,因为球重了,越发力球的速度越快。”对于即将到来的世界杯单打赛,马龙信心十足。

刚刚在仁川夺得赛璐珞时代最后一个男单冠军,许昕从亚运会后才开始适应新球,不过他却认为新球变化并不能撼动国乒的地位。“我感觉对外国队员的影响要更大一些。中国队员整体训练的模式和强度都高于外国选手,短期内中国队员也许会受到影响,但长远来看,中国队不会受到新球太大的影响。”

新的塑料球在上周日凌晨结束的女子世界杯上完成了自己的大赛首演,对于这种新球,北京体育大学乒乓球教研室主任刘丰德教授认为:“变化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明显。”

自去年巴黎世乒赛结束后,中国乒乓球队就开始让二队队员来试打新球,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和北京体育大学也对新球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刘丰德告诉记者:“刚开始接触新球的队员第一反应就是球速变慢了一些,打出旋转球的时候,感觉球在转,其实转速慢了很多。”

在此前本报对前国际乒联主席、现国际乒联代表大会主席沙拉拉采访时,他曾表示:“新球对于削球手来说相对有利一些,好的方面是球的旋转弱了,他们好接了,不利的是,他们要想打回去更旋转的球,也变难了。”对于这点,刘丰德表示赞同:“对于攻削选手来说,球速变慢了一些以后,为他们的回球赢得了时间,但同样的他们回过去的球旋转也不如以前,威胁也小了。”

所以刘丰德认为,新球对于各个打法来说没有明显的区别:“都有相互制约的程度,不会说哪种更有利哪种更不利。虽然球速是慢了一点,旋转也小了一些 ,但是运动员在通过适应,找到规律以后,这种新球带来的变化其实是微不足道的,这一点,和当初小球改大球带来的影响和震动不可同日而语。”

2000年悉尼奥运会之后,乒乓球比赛将此前使用的38毫米小球改为直径40毫米、重量2.7克的大球,刘丰德说:“当时小球改大球后,速度同比下降了21%,这是比较明显的一个变化。但是这一次再换新球,虽然也降速了,但是完全没有这么明显的对比,毕竟只是球的阻力大了一些,感觉会有一点慢而已。”

当年小球改大球后的第一个大赛,就是在奥利地举行的男子世界杯,彼时马琳拿到了40毫米大球的第一个世界冠军,而这一次变革后,第一个世界大赛同样是在奥地利举行,最终是丁宁拿到了塑料球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在刘丰德看来,这次世界杯倒不能太明显感受到新球的性能:“因为球馆小,空气阻力小,球速就会比平时快一点。”

不过决赛中丁宁4比0横扫李晓霞,让刘丰德看到李晓霞对于新球的适应性不如丁宁:“李晓霞的打法属于借力比较多,新球旋转下降了以后,打得会比较累,相持阶段不好借力,而丁宁打球又属于比较转的,李晓霞要克服旋转,还要借力回质量高的球,就会难度比较大,毕竟连贯的节奏对她比较舒服,现在稍微节奏慢了一些后,她的回球质量就不太高了。”

对于本报此前采访沙拉拉关于“新球是为了让观众看得更清楚”的说法,刘丰德并不认同:“我们之前做了研究实验,对于双色球怎么选择,其实观众根本看不见你到底用的什么颜色,速度旋转有没有下降。乒乓球本身特点就是快,不像网球可以有很多飞行空间,就算你这样改,观众只有通过慢镜头回放才能看得清楚,所以我觉得这种为了观众的说法,还不如说是继续为了限制中国选手想出来的新招。”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肖丹丹在《塑料乒乓球对乒乓球竞技水平影响的初步研究》中提出,新球将让比赛中的上旋球对抗变得更激烈。

研究认为,新球特性给接发球运动员的接发球抢攻提供了更多机会,接发球反手拧拉的使用比例将会进一步提高。由于拧拉技术回接的来球具有明显的上旋球特征,所以第三板进攻改成拉(冲)上旋球开始,省去了从下旋过渡成上旋的过程,这预示着每分球从一开始就进入了对攻阶段,上旋球的对抗将更加激烈,比赛节奏明显加快。

此外,由于新型的塑料球不便于发力,运动员需用更大的技术动作击球。而新球的击球点比以前靠前,运动员也需迎前击球。这对运动员的体能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塑料球在国际乒联2014女子世界杯上正式亮相国际赛场,新球究竟带来了哪些变化?首次在国际大赛中使用新球就夺冠的丁宁认为,衔接球的速度更快了;即将出征男乒世界杯的马龙则表示,对新球的变化感觉并不明显;体科所的专家则指出,新球将让比赛回合变多,上旋球争夺变得更激烈。而对于观众,或许直径更大的乒乓球,仍然不能让你看清它的运行轨迹。

我从仁川亚运会回到北京后才第一次接触新球,只在训练中适应了4、5天时间就去了奥地利。这次世界杯是第一次在大赛中用新球,我自己还算比较适应,最后拿到了冠军。现在对于新球的感受只是训练和比赛这一小段时间得出的,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比赛来真正适应和检验新球带来的变化。

刚打这个球的时候,最明显的两个感觉就是旋转的变慢和速度的变化。这个速度不是说球的绝对速度,而是衔接球的速度比以前打赛璐珞的时候快了。因为球现在打到板子上没有什么停留时间,不像以前停留时间比较长。停留时间长就会有更多摩擦,而现在打到板上球就走了,这个不好控制。

我觉得衔接球速变快是旋转下降造成的。我和队友也一起讨论过,都觉得用新球时拉球不是很转,拉下旋球时感觉球比较重,不好拉,上旋球的话又觉得球很硬。因为出旋转的话,需要一个合理的发力和借力,你打得越合理,球就越转。但现在就是发力借力受到一些影响,合力不容易出来。

到了奥地利林茨真正打比赛的时候,和之前几天训练时候的感觉又不太一样了。因为这次世界杯比赛的场馆比较小,一般大赛场地都是比较大的,对于球没有什么太多的感受,但这次场馆小了,就会觉得球速明显变得比较快,当然这不是说换了新球就变得快,而是在较小的场馆里,即便是用之前的赛璐珞,球速也会比以前加快的。

在比赛的时候我也会觉得球速快,快倒不是说我主动发力拉的那一下有多快,而是和训练的感受一样,在衔接球的时候,原来感觉质量不是很高的中速球,会觉得衔接的速度比原来快,这样一来,对于运动员本身来说就需要速度和力量要稍微加大一些,才能打出和以前一样或者质量比较好的回球。

新球的旋转会下降,很多人会认为对于更多依靠旋转的队员影响会更大,其实,旋转不是单一的技术,谁都不是单一打旋转的。比如我,是旋转节奏为主,晓霞(李晓霞)是力量旋转为主,小枣(刘诗雯)是速度力量为主,大家都是有一个先前的主体打法,所以旋转的下降对于大家的影响也都是一样的。

不过对于旋转,大家相同的感受就是拉的都没有以前转,力量上也会觉得有些变化。力量大的人觉得打新球力量变小了,力量小的人就会觉得更小了,我自身力量不是很大的那种,所以在力量上面,对于借力发力的要求会更高。

我感觉,对于欧洲的运动员来说,新球的影响对他们不大,他们也不觉得新球带来什么变化,因为他们本身都是打两面套胶的,对于旋转的要求并不高,新球的旋转下降了一些,他们反而会觉得这个更好打,因为套胶的力量会大一些,所以欧洲球员会比亚洲球员更快适应新球,不觉得有什么变化。

不过我觉得现在说什么还为时尚早,因为我就练了几天打了一个比赛。我希望通过后面更多的训练和比赛,来找更多的规律和感受,让自己更快适应它。

去年12月,国乒男二队率先开始对塑料球进行适应训练,对于塑料球带来的变化,男二队主教练刘国正最有发言权。

刘国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球给队员们带来的直观变化还是非常明显的,特别是旋转、力量、速度上面都有一些减弱。“尤其是旋转方面,要比以前减弱更大更明显一些。”刘国正认为,新球的变化将让乒乓球比赛的对抗性和观赏性得到增加,但从整个乒乓球技巧上来说,它是有减弱的。“因为球越小,它旋转、力量、速度,都会越强越大越快,改变以后慢慢都会减弱,减弱以后,双方的对抗性上会增强。”

在具体谈到新球对不同打法球员的影响时,刘国正认为,因为塑料球的旋转下降,所以对于以旋转为主的削球手来说可能会有一些影响。“不过从目前看,有利有弊。稳削比以前难度低一些,看似在发力、在冲,但在中远台以后,球速会慢慢地减弱,削球在自己特别加转的时候,旋转上面可能会稍微弱一些。这都是有利有弊的,对双方都比较公平。”刘国正说。

尽管新球带来的变化和影响不小,但是刘国正说,由于目前还没有跟国外选手比赛,所以新球从目前来看对男二队的整体影响不是太大。“因为在队内练,大家都熟了,可能找问题没有那么容易。出去以后,就会发现跟他们以前那种记忆发生很大的变化。因为运动员年年都练,这种记忆很深刻,肌肉记忆、动作记忆啊,都非常深刻。”

即将征战2014男乒世界杯的男一队队员对新球感觉如何呢?世界杯单打赛前,马龙和陪练每天都在训练馆练到最晚才离开。相比欧洲名将,因为此前备战亚运会,所以马龙并没有太多的时间适应新球。而此前有媒体曾担心,使用塑料球后,对于以速度见长的马龙影响最大,但马龙却不这样认为。“塑料球刚开始打,要靠比赛才能真正感受出来。我觉得从适应方面比每个人都要快,而且也并没有觉得球速有变慢。我就是以球速取胜的队员,但训练后觉得影响也并不大。可能比赛中轻打平均速度慢,但越发力的话速度更快,因为球重了,越发力球的速度越快。”对于即将到来的世界杯单打赛,马龙信心十足。

刚刚在仁川夺得赛璐珞时代最后一个男单冠军,许昕从亚运会后才开始适应新球,不过他却认为新球变化并不能撼动国乒的地位。“我感觉对外国队员的影响要更大一些。中国队员整体训练的模式和强度都高于外国选手,短期内中国队员也许会受到影响,但长远来看,中国队不会受到新球太大的影响。”

新的塑料球在上周日凌晨结束的女子世界杯上完成了自己的大赛首演,对于这种新球,北京体育大学乒乓球教研室主任刘丰德教授认为:“变化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明显。”

自去年巴黎世乒赛结束后,中国乒乓球队就开始让二队队员来试打新球,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和北京体育大学也对新球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刘丰德告诉记者:“刚开始接触新球的队员第一反应就是球速变慢了一些,打出旋转球的时候,感觉球在转,其实转速慢了很多。”

在此前本报对前国际乒联主席、现国际乒联代表大会主席沙拉拉采访时,他曾表示:“新球对于削球手来说相对有利一些,好的方面是球的旋转弱了,他们好接了,不利的是,他们要想打回去更旋转的球,也变难了。”对于这点,刘丰德表示赞同:“对于攻削选手来说,球速变慢了一些以后,为他们的回球赢得了时间,但同样的他们回过去的球旋转也不如以前,威胁也小了。”

所以刘丰德认为,新球对于各个打法来说没有明显的区别:“都有相互制约的程度,不会说哪种更有利哪种更不利。虽然球速是慢了一点,旋转也小了一些 ,但是运动员在通过适应,找到规律以后,这种新球带来的变化其实是微不足道的,这一点,和当初小球改大球带来的影响和震动不可同日而语。”

2000年悉尼奥运会之后,乒乓球比赛将此前使用的38毫米小球改为直径40毫米、重量2.7克的大球,刘丰德说:“当时小球改大球后,速度同比下降了21%,这是比较明显的一个变化。但是这一次再换新球,虽然也降速了,但是完全没有这么明显的对比,毕竟只是球的阻力大了一些,感觉会有一点慢而已。”

当年小球改大球后的第一个大赛,就是在奥利地举行的男子世界杯,彼时马琳拿到了40毫米大球的第一个世界冠军,而这一次变革后,第一个世界大赛同样是在奥地利举行,最终是丁宁拿到了塑料球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在刘丰德看来,这次世界杯倒不能太明显感受到新球的性能:“因为球馆小,空气阻力小,球速就会比平时快一点。”

不过决赛中丁宁4比0横扫李晓霞,让刘丰德看到李晓霞对于新球的适应性不如丁宁:“李晓霞的打法属于借力比较多,新球旋转下降了以后,打得会比较累,相持阶段不好借力,而丁宁打球又属于比较转的,李晓霞要克服旋转,还要借力回质量高的球,就会难度比较大,毕竟连贯的节奏对她比较舒服,现在稍微节奏慢了一些后,她的回球质量就不太高了。”

对于本报此前采访沙拉拉关于“新球是为了让观众看得更清楚”的说法,刘丰德并不认同:“我们之前做了研究实验,对于双色球怎么选择,其实观众根本看不见你到底用的什么颜色,速度旋转有没有下降。乒乓球本身特点就是快,不像网球可以有很多飞行空间,就算你这样改,观众只有通过慢镜头回放才能看得清楚,所以我觉得这种为了观众的说法,还不如说是继续为了限制中国选手想出来的新招。”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肖丹丹在《塑料乒乓球对乒乓球竞技水平影响的初步研究》中提出,新球将让比赛中的上旋球对抗变得更激烈。

研究认为,新球特性给接发球运动员的接发球抢攻提供了更多机会,接发球反手拧拉的使用比例将会进一步提高。由于拧拉技术回接的来球具有明显的上旋球特征,所以第三板进攻改成拉(冲)上旋球开始,省去了从下旋过渡成上旋的过程,这预示着每分球从一开始就进入了对攻阶段,上旋球的对抗将更加激烈,比赛节奏明显加快。

此外,由于新型的塑料球不便于发力,运动员需用更大的技术动作击球。而新球的击球点比以前靠前,运动员也需迎前击球。这对运动员的体能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