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众对元宇宙尚处于懵懂状态时,看得见的虚拟偶像们成了连接现实世界的桥梁,填补了元宇宙的想象空白。

柳夜熙创始人谢多盛认为:“柳夜熙的爆火是天时地利人和。”AYAYI的制作公司告诉红星资本局:“我们把‘真假难辨’这件事做到了新高度。”集原美创始人刘勇则表示:“我们致力于成为元宇宙的经纪公司,培养自己的艺人。”

10月31日,在Facebook(脸书)改名“Meta”,宣布向元宇宙进军的两天后,柳夜熙的第一条视频上线分钟的视频里,虚拟人与现实人流畅交互、赛博霓虹与中式奇幻交相辉映,再加上电影般的画质与特效,柳夜熙一夜火出圈。

截至目前,仅发布了4条视频的柳夜熙,在抖音有800万粉丝,在快手有153万粉丝,在小红书有80万粉丝,在微博有44万粉丝。

柳夜熙为什么这么火?12月26日,红星资本局采访了柳夜熙背后的公司——深圳创壹科技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壹科技”)。在创壹科技董事长谢多盛看来,

“天时地利”可以理解为柳夜熙踩中了迅速蹿红的“元宇宙”概念。2021年下半年,“元宇宙”概念火了起来,在Facebook(脸书)更名后,元宇宙的讨论量更是登上新高度。柳夜熙在发布的第一条视频下方,也加上了“元宇宙”的标签。

2021年5月20日,一个在光影之间,与真人无异的形象AYAYI出现在小红书上。在“这是真人还是AI?”的讨论声中,仅有一张图片的AYAYI收获了不少的流量,小红书一天涨粉4万,首贴阅读量也有300万。

截至目前,已有Imma、阿喜Angie、Alice、集原美等20余名虚拟偶像入驻小红书,其中绝大部分的运营时间都是今年。

燃麦科技负责人的说法也可以印证这一点:“当每个人都能很轻易地理解元宇宙是什么,能用很简单的方式进入元宇宙的时候,AYAYI的使命也就完成了,这是我们最终的期望目标。”柳夜熙的出现,也是嗅到了元宇宙的热度。“年初我们想看一下外面市场的机会,就发现了虚拟偶像与元宇宙赛道,于是想把创壹的内容能力与这两个赛道结合一下,就策划了元宇宙IP矩阵”,创壹科技董事长谢多盛表示。

我们成立之初就是奔着打造元宇宙的核心内容资产去的,无论如何元宇宙未来都需要明星,需要人物。所以我们团队就是致力于成为元宇宙的经纪公司,培养自己的艺人。”

但如今元宇宙的出现,算是为虚拟偶像找到了新的应用场景。”实际上,在推出虚拟偶像之前,燃麦科技、创壹科技两家公司与团队成员早已在IP创作孵化领域深耕多年,却都选择在2021年,涌向虚拟偶像与元宇宙赛道。

值得一提的是,柳夜熙并不是创壹科技在虚拟人赛道的第一次试水。早在2020年3月,创壹科技旗下账号“宇航员小五”上线,同样具备虚拟形象、剧情特效、与现实人交互等元素,但宇航员小五没能达到柳夜熙的火爆程度。截至目前,发布了93个作品的宇航员小五,抖音粉丝数量仅是柳夜熙的四分之一。从这一点来看,柳夜熙确实享受到了这波元宇宙风口的红利。

虚拟偶像带动的周边市场规模,甚至有望在今年增长至约1074.9亿元人民币,相比2017年的80.9亿元涨了13倍。

“我们对柳夜熙的规划肯定是5-10年甚至更久,这样才能去陪伴一代人的成长”,在谢多盛的设想中,柳夜熙只是创壹科技打造“元宇宙IP矩阵”的开始。他们想做的更像是元宇宙界的漫威,而柳夜熙则被赋予了“钢铁侠”一样的期待。

燃麦科技对AYAYI的商业模式设定,似乎更偏向传统MCN孵化KOL的路径。

创壹科技CEO梁子康曾透露,柳夜熙爆火之后有上千家品牌主动找上门合作。但此次采访中,董事长谢多盛告诉红星资本局:“柳夜熙现阶段不急着变现。”与AYAYI和集原美相比,柳夜熙的商业变现显得有些“克制”。

虚拟偶像不会出现道德风险,对品牌来说安全系数更高;也不会出现个人因素影响商业关系的情况。

其实是其背后的Z世代消费群体,毕竟他们代表着未来的消费能力。燃麦科技负责人就表示:“AYAYI有近半的粉丝是18-24岁的Z世代人群,我们可以为品牌描绘他们在元宇宙中的全新形象,帮助品牌拓宽用户圈层。”

专注于小红书的MCN机构WAKANDA创始人阿煜表示:“品牌选择与虚拟偶像合作,可能也是尝鲜,如果一直是一张建模脸,用户也会看腻,而且请虚拟偶像代言的成本很高,与相同粉丝量级的KOL相比,价格至少是后者的3-5倍。

“我们最想要的商业变现是元宇宙概念下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连接而产生的商业化变现”,谢多盛表示。不过,想达到这个目标,现在还差得太远。“现在,只能实现1.0版本,比如跟平台、传统IP合作,共创数字人或者做一些虚拟资产,未来会如何,还要看元宇宙的发展情况。”

2021年6月8日,乐华娱乐旗下虚拟偶像女团A-SOUL成员的美术著作权所属公司发生工商变动,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成为该公司实控人,持股100%。而腾讯早在2020年11月,就宣布已与虚拟演出服务商Wave达成战略合作,并将对其进行股权形式投资。网易也于近日投资了北京世悦星承科技有限公司,后者已推出三位虚拟偶像。2020年间,淘宝天猫与虚拟偶像服务商万象文化合作,打造淘宝天猫带货虚拟偶像。

资本也在押注这个赛道。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在2021年间,虚拟偶像赛道发生了数十起投资行为。

例如,在AYAYI上线一个月后,燃麦科技就拿到了一笔数百万人民币的融资。今年8月,集原美的母公司摩塔时空也拿到了300万美元天使轮。虚拟人公司次世文化宣布于8月完成了500万美金的A轮融资,创世伙伴CCV领投,老股东顺为资本跟投。柳夜熙的爆红也为创壹科技吸引了资本的目光,董事长谢多盛透露:“有太多投资人想加入,目前都在接触当中。”

虚拟人研发工作者卢其表示:“在第一步建模上,虚拟偶像就花费不菲。如果是2D建模可能只需要10万元左右,但是3D建模就需要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后面一系列流程花费更是不少。”

除了技术烧钱,有业内人士表示,虚拟偶像的IP打造也很烧钱。除了柳夜熙、AYAYI、集原美这些已经小有名气的虚拟偶像IP,大部分的虚拟偶像还在艰难“破圈”中。

技术门槛过高,也成了虚拟偶像内容生产的障碍。虚拟偶像的制作过程涉及绘画、动画、CG等多种形式,研发成本、人员成本、技术成本花费都不低。柳夜熙创始人谢多盛告诉红星资本局,创壹科技目前采用大中台、小前台的模式,服务柳夜熙内容制作的中台人员,就有近80人。

“目前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技术人才很难招,人才都被游戏大厂三五倍的薪资抢走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