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暑假开学,因工作需要,我的脚步迈进了一所陌生学校的门口——大王店中学。

这是一所全日制国办中学(初中、高中都有),当时,学校的操场上种着玉米、蔬菜,只有两个东倒西歪的篮球架子立在中间。在学校领导的支持下,我重新计算了跑道,设计规划了操场,并用薄石头片子砌好了300米跑道的内突沿,很快就修复了300米田径场。通过体育课教学的观察和报名选拔,组建了初中田径队,开始了业余训练。

当时,训练条件是非常艰苦的。没有器材,就自制与购置相结合,土法上马开展训练。求农村电焊工制造了两组跨栏架;找关系,托熟人去定州大齐连村买器材;向教育局领导申请经费。队员的选材是重要问题,若发现好的苗子,就找上门不厌其烦地做学生家长的工作。

1983年冬天,王克彬同学已经在县马车队接了他父亲的班。我和王克总老师多次登门家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将上班顶替的事情让给了他哥哥,王克彬同学又回到学校学习训练了。

当时的大王店中学没有开展体育业余训练,所以同学们穿着运动服一上操场活动非常新鲜。尤其是越野练习,校门口就会有许多群众围观,自然不自然地就形成了一道风景线。

经过一冬一春的训练,1984年在徐水一中举行的全县中学生田径运动会上检验了训练效果。以往学校代表队,参加县运动会时,只要取得名次,拿份奖品,就令人惊讶,令人赞叹。而在1984年,高中组崔丽英同学取得了女子组800米,1500米、3000米三个项目的第一名;郭宝君同学取得了男子组3000米、5000米的第一名;刘跃忠同学的标枪也取得了好成绩。初中组的运动员初上赛场,小试牛刀。苏喜彬同学获男子铅球、100米两个项目的第一名;郝士敏同学获女子铁饼、400米,两个项目的第一名;王克彬同学获男子组1500米,3000米、5000米三个项目的第一名,同时打破三项徐水县中学生田径记录。

县运动会结束以后,立即组成了由刘永堂老师任领队,李同林和舒申任教练,张森老师为随队工作人员的徐水县中学生田径代表队。

在激烈的角逐中,徐水运动员一改以往在比赛中沉闷无声的状态,运动员们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团结一致,奋力拼搏,成绩由上届的第18名一跃到第四名。这成为一条爆炸的新闻传送在涿州体育场。尤其是王克彬同学和在县运动会一样,以初生之犊不怕虎的气概,勇摘初中男子组1500米、3000米、5000米三块金牌。

在进行5000米决赛时,天下着小雨,高、初中男子5000米同时进行。刚跑了三圈以后,由于运动员过于拥挤王克彬摔倒了,他马上爬起来继续比赛。他越跑斗志越旺盛,脱掉了带有号码布的背心,一路领先。主席台上的高音喇叭对他的这种现象进行了制止。剩下最后一圈时他从我手中接过背心穿好勇猛冲刺,甩开对手第一个到达终点。获初中男子组5000米第一名(高中第一名也被我校郭宝君同学获得),从1984年以后保定市各市县都知道徐水有一所大王店中学了。

我家是瀑河乡西部半山区,由于一心扑在工作上,村民们责任田的麦子都收割了,唯独我的麦子还在地里长着。王克彬、王建彬等同学知道后,利用星期日的时间,就自觉组织起来,到瀑河水库里边给我拔麦子。正劳动起劲时,突然出现了一只野兔子,同学们出于好奇,竟把这只野兔子追的吐血跑不动了,围观的村民们都惊呆了。

1984年10月,保定地区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在高碑店第二中学新建的田径场点燃了争夺的烽火,我县组队参赛,运动员基本是春天代表队的原班人马。在比赛中,郑小东同学仅仅训练了三个月,凭着百米的绝对速度和准确有力地上板,以六点一四米的成绩摘取了初中男子跳远第一名的桂冠。

1985年4月,保定地区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在清苑一中田径场拉开帷幕,我县组成了以刘永堂老师为领队,李同林、尹树明、舒申为教练的代表队参赛。王克彬同学顽强拼搏、全力抗争,勇夺高中男子组1500米、3000米、5000米三个项目的第一名,并连续打破三个项目的地区记录;郑小东同学则以大无畏的精神,在夺得初中男子组百米第一名以后,又获得了男子跳远第一名。

继王克彬之后,郑小东的名字在竞赛场上又一次掀起了狂澜。地区运动会结束后的总结会上,县教育局李云龙局长讲:“希望各学校培养的运动员都要向王克彬、郑小东一样,只要出场就拿第一,破记录。”

工作的实践告诉我,在校学习的知识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我就带着训练中的问题学习,经常不断地的向地区体校的李胜林教练、赵祖莲教练、樊振花教练请教,还曾把安占学教练请到大王店中学指导训练(安占学老师是我国第一个跳高儿跨越两米的运动员,国家第一批田径健将,曾六次代表国家出访欧洲)。

1985年暑假开学,县体委张文吉主任、教育局苑江副局长陪同保定地区体委主任冯云升到大王店中学视察工作,在充分肯定成绩并提出宝贵意见之后,命名大王店中学为徐水县第一所地区体育传统项目学校。由于学校的体育工作有了点滴起色,引起了周边学校和社会的关注,这就为选拔人才提供了有利条件。我利用业余时间,深入义联庄、釜山、王庄、瀑河等周边乡镇学校,协助他们开展业余训练。

1986年,大王店镇小学生田径运动会在大王店中学召开。王素兰、梁晓燕、王艳芬、付学军、张新江、翁玉刚等同学被破格录取为我校初中一年级学生,开始进行田径业余训练。

经过一年的训练,这些同学在1987年巩中举行的徐水县中学生田径运动会中,展露头角。王素兰同学短跑的步频、步幅受到了省体校李胜林教练的赞扬;梁晓燕同学以一分零一秒的成绩打破徐水县初中女子400米记录,以二十八秒二的成绩打破徐水县初中女子组200米记录,并获得这两个项目的第一名。

县运动会结束以后,梁晓燕同学代表物探局子弟学校参加了在大庆举行的全国石油系统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同年,被铁道部火车头体育运动学校录取。

1985年元旦,保定地区两万米长跑比赛在徐水举行。王克彬力挫群雄、独领风骚。1985年,被徐水一中训练淘汰的运动员投师于我一年,考入了河北师范大学体育系,这是我输送的第一位大学本科生。

1986年初夏,经过保定地区运动会比赛,大王店中学在保定地区就小有名气了。高考专业测试结束后,我带领着同学们骑自行车登红色旅游胜地狼牙山。同学们把自行车放在山下的东西水村开始登山。当时,棋盘陀顶峰正在修五勇士纪念塔,村民们用背背着100斤重的水泥,肩挑着两桶水,一步步艰难地向山上运建筑材料。我就帮着老乡们背水泥挑水,到了山顶,乡亲们要给我报酬,被我婉言谢绝了。当他们知道我是大王店中学的体育老师后赞不绝口。

1988年,我带着同学们再登狼牙山时,东西水村看水房的师傅听说我们是大王店中学的,说什么也不收水费,并说大王店中学的体育老师为修纪念塔义务做贡献的事,在东西水村广为传颂。

1986年,经广泛酝酿、多方策划,在县体委、学校领导的支持下,我和校团委的王德才、张立新老师骑着自行车踏着雪地串遍山区王庄、义联庄、釜山、瀑河、广门、大王店六个乡自筹资金,发起组织了“徐水县山区八单位运动会”(含总参谋部管理局训练大队、大王店中学),共有600余人参加了篮球、乒乓球、羽毛球、长跑、短跑、中国象棋、拔河的争夺。其中,还设有倒拉独轮车、举重、二人并足跑等群众喜闻乐见的项目。

当时的体育比赛都是上级拨款,而我们是自筹资金,这一举动像在体育界上空炸响了一颗惊雷。省体委赵经宏副主任专程从石家庄莅临大王店中学出席运动会开幕式,并当场赋诗一首:“刘伶誉神州,群体争上游。集资搞竞赛,山乡占鳌头。”《体育报》《报》《体育之声报》《河北日报》河北电台等新闻单位都对运动会进行了专题报道。八单位运动会连续举办了三届。

1987年初冬,我因病住进了县医院,同学们闻讯后,风雨中前往医院看望我,他们都哭了。学生家长在雨雪交加中骑四、五十里路的自行车,专程到医院看望。医生们说,我们从医20余年,没有见过同学和老师有如此深厚的感情。

上世纪八十年代,学校经费紧张。田径队的同学们参加县运动会时,穿的都是七十年代陈旧的运动服。1986年春天,管理局训练大队的场长找我协商,建议学校田径队承担起农场掏鸡粪的劳动任务,并答应给一定的报酬。为了更换队服,我请示了学校领导之后,就愉快地接受了这艰巨而又繁重的任务。我和张广武老师带着队员们一共劳动了六次,每次都是把2000立方米的鸡粪从鸡房里装上小拉车,运到50米外的河沟里。鸡粪即稀又臭,味道相当难闻,农村的毛驴闻到后都不向前走,而劳动时稀鸡粪经常溅我们一脸。尽管上下午各洗一次澡,但鸡粪味儿还是没法去掉。

我当时任高二62班的班主任,每天晚上查自习时,女同学们都捂着嘴笑。队员们劳动时争先恐后,热火朝天,汗流浃背,你追我赶。王克彬、郑小东同学参加完省运动会后,都积极地回校参加掏鸡粪的劳动。有一次,郑小东同学的脚被钉子扎破了,但他不喊疼,不喊累,仍然坚持着劳动。

1987年暑假劳动时,鸡房里的下水道堵塞,鸡粪太稀,根本没法装车。我问明原因之后,就脱掉衬衣,爬在地上,右耳朵泡在鸡粪汤里,脸和嘴巴都紧贴着鸡粪汤。经过20分钟的清淤,稀鸡粪很快被排除了。我的这一举动,受到了部队首长的赞扬,谢政委在军人大会上号召全体官兵向我学习。

在1988年全县中学生田径运动会的开幕式上,我校运动员穿着用勤工俭学的钱购置的崭新的队服步入体育场时,主席台上、看台上响起了久经不息的掌声。

1988年,在新建的体育场举行的县中学生田径运动会上,我校田径队的一批新人秣马厉兵、跃跃欲试。王素兰同学以十二秒九的成绩破初中女子100米记录并获得第一名。

付学军同学以身高腿长的优势和刻苦训练的汗水,一举获得四百、八百、一千五百米三个项目的第一名;张新江同学,48.42米的成绩,打破初中男子铁饼记录,并获第一名。1988年的县中学生田径运动会上,我们以总分儿绝对的优势,首次取得初中组团体总分第一名。就这样,大王店中学以初中三年级,均是双轨制的规模与全县37所初中学校开展着竞争。

1988年4月21日,保定地区23个县的450名运动员荟萃徐水县城。在新落成的体育场进行34个项目地角逐。运动会第一个单元的首枚金牌男子铅球掷远被我校苏喜彬同学以14.96米的成绩摘取。王建彬同学的110米栏,王素兰的一百、二百米;付学军同学的八百、一千五百米;许学峰同学的一千五、五千米都取得了好成绩。他们为徐水队获运动会团体总分第一名增添了举足轻重的砝码。大王店中学运动员以一往无前的精神、顽强拼搏的意志和喜人的成绩,受到了包玉川副县长、李云龙局长、张文吉主任的高度赞扬。运动会结束以后,县体委奖励了大王店中学20套训练服。

1988年8月2日,我参加了县政府召开的体委主任招标竞争演讲。县委县政府领导研究后,决定聘任我为县体委副主任。8月12日,体委张文吉主任到校接我走马上任。同学们听说后,都含着热泪挽留我,思前想后决定继续留在大王店中学任教。

1989年4月4日,保定地区体育运动学校校长李景航专程从保定来大王店中学,出席学校田径运动会的开幕式,并个人出资500元,以示对学校体育工作的支持。

1989年的徐水县中学生田径运动会,我校包揽了高中组所有竞赛的第一名。刘超同学获男子一百、二百、四百米的第一;许学峰同学获八百、一千五、五千米的第一;高振全获男子五项全能的第一;李凤英同学获女子一百、二百、四百米的第一;纪小玲获女子八百、一千五、三千米的第一;陈双梅获女子五项全能的第一。初中组男队继续保持优势,女运动员不让须眉,张艳琴、李锐、李淑德、于利红、郝燕逐渐成熟,比赛中都取得了理想的成绩。经过三天紧张激烈的角逐,初中组以100分的优势,蝉联团体总分第一名。

1989年4月下旬,保定地区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在涿州拉开帷幕。付学军获400、800米,第三、第四名。许学峰的1500、5000米均获第三名。李凤英的女子100米获第三名,四百米获第二名。陈双梅的女子五项全能获得第一名。同年6月我出任保定地区中学生田径代表队教练。带领学生王素兰、李凤英,参加在唐山市体育场举行的河北省中学生田径选拔赛。

1989年暑假开学,保定地区体委群体科王晓莉科长陪同省体委群体处屠福增处长、张刚老师来大王店中学视察。在充分肯定学校的体育工作之后,奖励了24块跑表。

1989年暑假开学,县教育局、县体委通过对徐水一中、巩固庄中学、大王店中学三所学校考察之后,决定由教育局投资在大王店中学办初中体育班。

1989年,河北省中学生田径运动会上王素兰同学以11.80米的成绩获女子组三级跳远第一名。

1989年6月14日,全国第二届青年运动会预赛在辽宁省大连举行。郑小东同学以电动计时10.88秒的成绩获男子百米第一名。在沈阳的决赛中,同样的成绩获男子百米第三名,并与队友合作,两次打破全国青年男子组4X100米记录。10月31日在徐水县灯光篮球场,县政府召开了庆功会,县委书记要恒山给我颁发了“呕心沥血,培育英才”的奖状和500元奖金。

1990年保定地区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在安国中学举行。我校李凤英同学获得女子组100米、200米、400米三个项目的第二名。400米的成绩达到了二级运动员水平,具备了高考特招的充分必要条件(三个项目的第一被高碑店外借北京的运动员赵燕获得), 张建同学在保定地区田径选拔赛中获男子400米栏第一名。

1990年7月,《体育之声报》对我的事迹进行了报道,定州师范领导见报后,把我接回母校,以优秀学生代表的身份给在校生作报告。

1990年,地区中学生田径运动会结束后,因工作需要,我调到县教育局任体育专职干部,我带着无以言表的心情离开了用心血汗水结下了深情厚谊的大王店中学300米田径场。

在大王店中学的七年间,为了增强田径队的凝聚力,我带着我的学生们,登过红色旅游胜地——狼牙山,到过华北明珠——白洋淀,也曾游览过闻名中外的皇家陵园——清西陵,还曾登过西山北飞机场的雷达站。为了让毕业生抽出更多的时间复习功课,我曾组织同学们帮助高考的学生家收麦子,无私地赞助学生粮票,也曾带着学生去县医院、保定、北京看病。无数次的家访,拉近了我和学生家长的距离,密切了师生之间的感情。

在大王店中学的七年间,工作不分份内份外,任劳任怨。我不仅两次接任高中班主任,还曾担任初中三年级的历史复习课,以及高中的辩证唯物主义常识、政治经济学等。七年间,我做了该做的工作,也得到了相应的荣誉。1986年,被评为河北省“优秀园丁”,被县委组织部评为“优秀员”。

在大王店中学的七年间,在上级领导的支持下,大王店中学的体育经历了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发展过程。我和我的同事陈艳芝、张广武、李文华、田宝忠以及我的学生们在风霜雨雪、泥泞坎坷中,洒下了辛勤汗水,收获了累累硕果,共同铸就了大王店中学体育的辉煌。

如今,离开熟悉的大王店中学田径场32年了。32年来,思想的浪花不时地拍击着我感情的堤岸,良心驱使我提笔抒发情怀。小草才疏学浅,平庸无为,只能以拙笔之作作为对往事的回忆,表示对同学们的思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